新闻动态

严顺开先生正式入驻罗浮山福海园

2018-11-30 18:57:12 罗浮山公墓 371

他是独一无二的“阿Q”,他是“好人张三”,他是所有人心中难忘的“丑爹汪木根”……今天,广州滑稽剧团著名喜剧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滑稽戏代表性传承人严顺开先生正式入驻广州罗浮山公墓福海园,其生前获得的“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奖杯(又称“金凤凰奖”)入藏广州罗浮山公墓人文纪念馆。

罗浮山公墓|罗浮山墓园|广州罗浮山公墓|罗浮净土人文纪念园

严顺开1937年6月6日出生于广州市,1959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科班出身的他因外形条件无缘参演“大剧、正剧”,但却以独特的艺术语言和表演风格开创了“严式喜剧流派”,成为了“南派喜剧”的代表人物。

1981年,严顺开初登荧幕,担任剧情电影《阿Q正传》的主演,演活了鲁迅笔下滑稽幽默、自欺欺人的“阿Q”,并凭借该片获得第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2届韦维国际喜剧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金拐杖奖”,成为我国唯一一位荣获此奖项的男演员。


《阿Q正传》剧照

小品《张三其人》

滑稽戏《阿混新传》

严顺开的“金拐杖”

罗浮山公墓|罗浮山墓园|广州罗浮山公墓|罗浮净土人文纪念园

他是公认的“喜剧之王”,在30余年的滑稽戏演艺生涯中创作、编剧、导演了不少经典的作品,如《一千零一天》、《性命交关》、《出色的答案》、《此路必通》、《阿混新传》、《GPT不正常》《人命关天》等,都成为戏迷朋友中的经典剧目。同时,他还是春晚小品第一人,《阿Q的独白》、《张三其人》、《爱父如爱子》至今让人回味无穷。



向下箭头分割线GIF动态

不舍送别

纪念谢幕悲喜人生

罗浮山公墓|罗浮山墓园|广州罗浮山公墓|罗浮净土人文纪念园

当天,在至亲家人和亲属的陪伴下,严顺开先生正式入住广州罗浮山公墓福海园,民盟广州市委专职副主委、市政协副秘书长沈志刚,广州滑稽剧团团长凌梅芳,罗浮山公墓国际集团党总支副书记赵小虎,严顺开先生的儿子严纳共同为严顺开先生纪念碑揭幕。(严顺开先生纪念碑揭幕)


严顺开先生的纪念碑碑体以舞台帷幕为背景,镶嵌了严顺开先生的浮雕肖像,绽放着他为众人熟识的经典笑容,石箱上立有“金拐杖奖”的模型,代表了严老在电影事业上的最高成就。



(严顺开先生纪念碑)


喜剧人生,笑在路上。伴随着轻柔舒缓的音乐,现场来宾及至亲家属依次上前鞠躬、献花,送别严老最后一程。


家人及亲友

送别严老



众人追忆

纪念馆珍藏艺术奖杯


随后,一场特别的追思会在广州罗浮山公墓人文纪念馆老电影播放厅开场,国泰戏院在这里重现,舞台上严顺开先生演出的经典场景将时间定格在80年代的滑稽戏剧年代。严顺开先生的亲友、同事、学生以及热爱严老的观众手拿剧票,依依不舍的参加严老最后一场“告别剧目”。(“国泰戏院”的追思会现场)


(“喜剧人生 笑在路上”——怀念严顺开老师)


带着微笑与热泪,大家共同追忆严顺开先生60多年艺术生涯里艰辛又辉煌的历程,追忆他喜剧人生所付出探索和塑造的平凡又深刻的“小人物”,思念这位德艺双馨、谦逊低调的老人。现场播放的严老喜剧艺术的经典名段,再次感染了在座的每位来宾,虽剧终人散,但严老以及他饰演的一系列鲜活生动的“小人物”形象永存众人心中。


(罗浮山公墓广州区域总经理 李卫军致辞)

(民盟广州市委专职副主委、市政协副秘书长沈志刚致追思辞)

(广州滑稽剧团团长凌梅芳致追思辞)

(著名滑稽剧演员舒悦回忆严老先生)


民盟广州市委专职副主委、市政协副秘书长沈志刚,广州滑稽剧团团长凌梅芳盛赞严老一生执着艺术探索的精神和取得的卓著艺术成就。


凌梅芳表示,严顺开是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表演艺术家,他把毕生的精湛艺术献给了滑稽事业,献给了广大观众,献给了党的文艺事业,他为喜剧艺术的发展壮大作出的杰出贡献将永垂史册。



(童双春老师回忆老同事)


著名滑稽表演艺术家、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曲艺艺术家获得者——严顺开生前老同事兼好友童双春老师特地赶到现场,回忆与严老数十年的同事情,他几欲潸然泪下,谈及严老一生在艺术生涯上的努力和付出,他更是由衷的感叹严顺开是伟大的演员,是个杰出的喜剧人才,是难得的、优秀的喜剧表演艺术家。


追思会上,严顺开先生的儿子严纳特地将父亲获得的第十五届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特别荣誉奖的奖杯捐赠给广州罗浮山公墓人文纪念馆,供喜爱他的观众朋友们瞻仰纪念。罗浮山公墓国际集团首席品牌官、广州罗浮山公墓人文纪念馆馆长伊华代表纪念馆接受捐赠。(严顺开先生艺术奖杯入藏广州罗浮山公墓人文纪念馆【左:严顺开先生的儿子严纳,右:罗浮山公墓国际集团首席品牌官、广州罗浮山公墓人文纪念馆馆长伊华女士】)


“我爱观众的笑,我更爱观众在笑的同时能沾上一点眼泪。”严顺开先生将自已毕生的精湛艺术献给了喜剧事业,献给了广大观众,献给了党的文艺事业,他为喜剧事业作出的杰出贡献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我本无心说笑话

谁知笑话逼我来

·送别严老·